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19章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19章

时间:2018-02-01 假山后面又是另一个世界,彭老闆再次按动机关,一个精钢大门缓缓升起,映入云天眼中的是一个偌大的赌场,有如港片中的豪华赌船,只见里面人头攒动,无数衣寇楚楚的赌客正聚精会神地沉浸在游戏中。
  「怎么样,这里是人间天堂,要什么有什么,全世界流行的博采游戏我们这里都有,你可以凭自己的智慧和实力一夜之间成为百万富翁。这里还有令人流连忘返的温柔乡,让你在博杀之余一解寂寞,我们的服务理念是『有钱最大』。」彭老闆向刚来的几个人介绍。
  郑云天有点惊讶,吴副局长竟然会来这种地方,不过从他刚才的种种言论来看,倒是意料中的事。
  「郑处长有没有兴趣玩几手?」彭老闆笑问。
  「不……不……我是不会的……' 郑云天连忙推辞。
  「这些都是很简单的游戏,以郑处长的智慧应该玩一些高水平的才对啊……哈哈……我们这里还有些另类的游戏,会满足各种顾客的口味……郑处长要不要开下眼界……」
  「不行……我没钱的……」郑云天连连推开。
  「这个你先拿着,大胆去玩,你是吴局长的人,也就是我彭某的朋友,不要太在意,钱财身外物,不过赢了要请我吃饭呵……」
  「放心吧,输了就算我给郑处长的见面礼,郑处长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彭老闆说完把十个筹码放在郑云天手上。
  「这、、、」 郑云天紧张地捏着手上的东西,望着吴副局长。
  「不要紧……彭老闆既然让你玩,你就放心云玩,但不要赢得太多呵……哈哈……我以前也没玩过,现在还不是会了,你是聪明人,这些小玩意是难不了你的……」
  「这里算多少钱啊……」
  「十万!每个筹码是一万元,一共十个……」彭老闆说道。
  郑云天捧着那十个圆圆的金币有点行不动,这可是他做十几年工才能攒到的啊……
  「别紧张……男人不见点世面以后怎么做大事,反正彭老闆作东,你就尽情玩吧,来这里是为了放鬆,不要把输赢看得太重……」吴副局长给云天打气。
  郑云天手心冒汗,看着赌场里熙熙攘攘的人,既然领导都这么说,他的胆子也定了很多,想想在领导和外人面前不可表现得太胆小无知,便硬着头皮融入人堆里。
  吴副局长和彭老闆对望了一眼,脸上浮起一丝奸险的笑容。
  彭老闆取出手机:「昌哥,那小子已经入局了……你还有什么吩咐……」
  「好……按原计划,先让他赢上一点,给他一个定心丸,然后让他输回来,最后让他来个大获全胜,要做得有板有眼,别让他起疑心……」
  「好的……我看这小子嫩着呢,应该不成问题的……」彭老闆给昌哥汇报完情况后对吴副局长说:「老吴你这次帮了不少忙,昌哥会做人的,你儿子出国的事包在我身上,还有我给你开的瑞士银行帐户里近日会有变动,你自己去查查吧……」
  那边郑云天在人群里转来转去,看哪种合适自己玩。其实他对这些东西不是太感兴趣,只是碍于人前不可示弱,否则就显得自己太没底气了,这对自己日后的仕途可是有影响,因为现任省国安局局长就快退了,上台的人人皆知是吴副局长,到时能不能提拨上去就要看吴局对自己的看法了,毕竟他身边还有很多巴结的人。
  想到这些利害关係郑云天强自镇定,装出不以为然的样子,看準了一档坐下,拿捏着手中的筹码,看了看赌台上的形势毅然出手。
  彭老闆坐在二楼的栏杆边,下面的赌场他一览无遗,看到云天坐定下注他戴上对讲机耳塞,对着小型耳麦向监控室下令:「注意,现在监视19号台穿浅灰色衬衫那名男子……」
  然后又接通19号台的做庄女郎,授意其对郑云天如何如何……
  就这样赌场中暗藏的监视器对準了云天,他手上是什么牌庄家一清二楚,彭老闆一边用茶一边遥控云天的输赢。
  郑云天哪里知道一切,开始时有点不适应,但越玩越顺,不禁来了兴致,不一会就全身心投入博杀中,直玩得忘了时间。
  而韩冰虹此时正和儿子亮亮还有妹妹韩冰婵在东方乐园里玩得开心,冰婵和姐姐一样是个美人胚子,姐妹俩一静一动,韩冰虹稳重大方,她活泼开朗。
  韩冰婵军营出身,爱好运动,有一点男孩子的性格。这天她一改往日警花的英姿,换上短袖运动衫,更显现健美的身材,充满运动员的朝气。
  她陪着亮亮玩这个玩那个,玩得不亦乐呼,韩冰虹更多时候是在旁边看他们玩。有时她还真羡慕妹妹可以这样放得开,不像她那么多东西要想,难道一个有了孩子的女人和一个还没有孩子的女人区别那样大吗?
  冰婵和丈夫于波结婚三年了但还没要孩子,于波是公安厅禁毒处缉毒大队的警员,两人在同一个单位,因于波的工作忙,很少时间陪妻子,冰婵是个小姐脾气重的人,小两口不免常闹矛盾,但很快会没事,韩冰虹对这个妹妹也没办法,也许这样的家庭生活才叫生活吧,充满了甜酸苦辣,多姿多采。玩到吃中午饭的时候,三人便在乐园内一起吃自助快餐。韩冰婵和亮亮玩得饿了吃得津津有味,冰虹看着他们的样子没好气地说:「吃慢点……没人跟你们抢……」
  其实在她心里有一个问题是想向冰婵求助的,那就是有关当年卓锦堂被捉后的去向和警方如何处置,
  因为冰婵在公安厅里工作,但她担心自己在船上的事被人知道,对这些事很少和人提起,当年的事除了在场的凌玉霜,叶姿,高洁和她的几个同事外没人知道,警方上船解救她们时她已穿好衣服,当时船上很混乱,没有人发现什么,警方只是问他们是否受伤。
  一年多来,在韩冰虹的要求下,没有人把当时的事说出去,外面也没有什么对她不好的传言。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韩冰虹时常感到心有不甘,当年耻辱刻骨铭心,对没法亲手将仇人送上审判台她是耿耿于怀,一直在明查暗访,而且她有一种预感,卓锦堂等人一定没有被绳之于法。
  很多次她想对妹妹开口但又都忍了回去,今天出门的时候韩冰虹亦决定趁这次机会开口。
  「婵,姐现在审理的一单案子遇到点小问题,但有些东西不能明查,我想让你帮我打探一个消息……」
  「什么啊……?」韩冰婵抬头问。
  「你帮我打听一下去年在通海案中被捉的那些人现在怎么处理了……」
  「那个啊……」韩冰婵眉头皱了一下,回想了一阵说:「那件案我没份,一般兇杀之类的案才有我出场的机会……不过听说在船上捉住的人现在还没有被判刑……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在公安部门,认识的人多,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
  「没问题,于波和监狱那边的常打交道,可以让他问一下,这种小事情有时亦得从偏门入手,找领导是没戏的,得靠熟人和交情……」韩冰婵像一个老公安似的说得头头是道。
  「看你美的……怎么不恼于波啦……」韩冰虹取笑她。
  韩冰婵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平时她跟姐姐说于波不买花买礼物来哄她,一个星期都把他晾着。
  「谁……谁说的……我一向是把最头痛最心烦的事交给他……」
  ……
  郑云天在赌台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有一种在和人斗智斗勇的感觉,赢的时候兴奋,输了就迫切想开下一局把钱赢回来,眼珠子直盯着台上的牌局,玩得专心致致。
  好在运气不错,他的手气是越来越顺,面前赢来的筹码是越堆越多,他有点控制不了兴奋的心情,想不到这钱是这么容易赚。正在他雄心勃勃的时候,有人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云天侧头看了一下,原来是彭老闆,
  「怎么样,郑处长看来赢了不少啊……」彭老闆嘴里喷着烟。
  「是啊……刚才差点把彭老闆给的本给输了,好在运气不错……又赢回来了……」云天用手擦了下额头的汗。
  「郑处长不如休息一下吧,现在也到用餐时间了,等吃完了再来发财……」
  「好、好……那这些东西……」云天指着面前赢来的筹码。
  「帮郑处长算一算数……」彭老闆吩咐身边的一名赌场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立即熟练地点了下筹码,
  「一共是七十八万五千……」
  郑云天一听竟赢了六十八万多,心里一阵高兴,但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
  「郑处长这些是你自己赚来的,我借你十万块几个小时就不收你利息了,不过你要请我吃饭呵……」彭老闆从中取回十万的筹码笑着对郑云天说。
  「这个……当然当然……' 郑云天陪笑道。
  「你帮郑处长兑了这些筹码……」彭老闆对工作人员说,「呵,对了,郑处长,你身上有银行卡吗?」
  「呵……有啊……作什么用……」郑云天答道。
  「你拿着卡和工作人员到那边把筹码兑了,钱会马上转到你的卡里……」彭老闆说,「我在二楼等你……」
  郑云天起身跟着工作人员到筹码兑换台,服务小姐问郑云天要兑回哪种货币,云天想了想还是要人民币吧,并将自己的银行卡递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通过网上银行将六十八万五千元人民弁入郑云天的帐户内,并将回单交予云天。
  郑回天简直不敢相信半天时间里赚取了相当于自己五十年工资的财富,这太不可想像了,但现实却摆在眼前,他捏着手中的纸条不禁有点紧张,毕竟到这种地方来赌博对一个国家公务员来是严重违纪的,虽然有吴副局长在,初出茅庐的他还是有点感到不安。
  「吴副局长有事先回去了,他说你玩够了就自己回去或迟些时候他再过来接你……」回到二楼彭老闆对他说。
  「呵……不用了……我也点事,下次再玩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没了吴副在旁郑云天就是有点慌。
  「郑处长真是高手啊,半天不到就赢了这么多,有空就常来,这是我的名片……」彭老闆说着把名片推过去。
  「真是不好意思……那我不是在赢彭老闆的钱了?」郑云天拿过名片。
  「哎……你错了,你不是赢我的钱……你是在赢他们的钱……」彭老闆指着楼下的赌徒说。
  「不要不好意思,这是你凭自己的胆色和能力赢回来的,每一分都是你理所应得的血汗钱……」彭老闆说。
  郑云天告辞后出了别墅,拦了部出租车。
  车上郑云天一再回想今天的遭遇,虽然觉得有点不妥,但事实却冲击着他的大脑,为了确定那笔巨款真的存进自己的帐户,他特地到银行自动取款机上查实,发现里面果然真金白银六十多万人民币。
  郑云天抑制住内心的喜悦,彷彿踏上了一条康庄大道,他哪里知道此刻一只黑手已悄然伸向他和他的家庭。